头部banner

蛙鸣斋书谈二则

出自: 2021年第2期
字体: | |


  《评朱子论东坡文》

  夫子不语怪,亦未尝指之无怪。《史记》所称秦穆,赵简事,未可为无。文公件件中鹄,把定执板,只要人说他是个圣人,并无一些破绽,所以做别人着人人不中他意,世间事事不称他心,无过中求有过,谷里拣米,米里拣虫,只是张汤、赵禹伎俩。此不解东坡深。吹毛求疵,苛刻之吏,无过中求有过,暗味之吏。极有布置而了无布置痕迹者,东坡千古一人而已。朱老议论乃是盲者摸索,拗者品评,酷者苛断。

  ——《徐渭集》

  春夜漫长,灯下闲读。

  阅明人徐青藤,读至《评朱子论东坡文》一章,感今世文风虚浮日盛,遂作书谈以记之。

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四川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21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京ICP备10216796号-8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