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芬芳录

出自: 2021年第2期
字体: | |


  牵牛花

  这花也叫打破碗花,我很喜欢这词儿,有声音、动作、姿态和情绪在里面,显得饱满。我更喜欢叫牵牛花。因为这个名儿,我为这朵花思前想后很多年。那么纤细的藤儿,怎么能牵动一头牛呢?

  牛,我是牵过的。在田坎上,我拽着棕绳索,跟在牛屁股后面,慢腾腾地走。那是傍晚,山崖拉住夕阳,舍不得的样子,要是能留得下,怕是要紧紧抱住的。我也在这个拥抱中感到了绵软。如果你愿意老远看看我,倒像是牛在牵着我走,瘦长的田坎是藤儿,我是那朵向晚的花。我瘦弱,牛舍不得用棕绳拴住我。牛用眼神拴住我。那是一條世间最奢侈最珍贵的绳索,柔软,棉韧。

  想不通的是,我爹也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四川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21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京ICP备10216796号-8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