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剥花生

出自: 2020年第9期
字体: | |


  1

  再次见到二狗,是他从监狱出来几年之后,我几乎都忘记了他的存在。连他的学名我都记不得了,还二狗二狗地叫,他怪不好意思,都四十好几的人了,这乳名叫起来挺不是那么回事。

  我叫二平。他说在大庭广众之下,都一大把年纪了,叫二狗好难听。

  叫二狗有什么不好听的,好亲切。望着他依稀的白发,我忽然意识到要尊重要矜持,不能这样子。我说,是、是,叫二平,该叫哥的。哥,你都老了,你怎么来这里了?

  在深圳承包了一建筑工程呗。

  当老板了。

  他憨厚地笑了笑,说你哥让我捎来一袋花生给你,辗转几千里路,不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四川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21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京ICP备10216796号-8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