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伤逝的故乡与隐痛

出自: 2020年第9期
字体: | |


  在祖宗面前,秋伦的骨头流尽了所有的钙质。在伤风败俗罪名的重压下,秋伦低头弯腰,让“下跪”这个动词展示出一个男人的刻骨羞耻。那天晚上,老祠堂神台上燃着明亮的火烛,当着列祖列宗的面,在家族至亲上百双眼睛的逼视下,堂兄秋伦被迫下跪的一刹那,我的血液在身体里汩汩奔涌。

  秋伦和邻村一个寡妇好上了,寡妇拖着几个未成年的孩子,生活十分艰难,秋伦用他壮年的身体承包了寡妇家所有的重活,并以此换取寡妇的身子。有一次,夜间,当地某个觊觎寡妇的男子唆使几个泼皮,捉了秋伦和寡妇的现场,他们将秋伦五花大绑遣送回田村,一路敲锣打鼓,似生怕沿路村庄的人不知晓。发生这样的事情,对于乡村聚族而居的村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四川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21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