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雪葬

出自: 2020年第8期
字体: | |


  时令才是小雪,可雪势,比大雪时节还迅猛。

  在西秦岭,年年如此。

  城里是很少落雪的,偶尔飘几片,就像过了时的零星柳絮,在空旷的原野随意翻腾。雪都大规模地落在了乡下。乡里有无人问津的荒山,有纵马驰骋的田野,雪大可以放宽心,在乡村整天整片地飘落。

  清早起来,打算要去一个工地干活。

  还没启程呢,电话已经急不可待地催了过来。肯定是工地老板的电话。天气冷了,要下雪了,一下雪,就要停工。拿起手机,屏幕上一撩,那字幕就弹出来了。再一瞧,屏幕上出现的两个字很入眼:表弟。

  表弟是我大舅的四儿子。大舅过世已经有些年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四川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21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