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村河轻轻诉说

出自: 2020年第8期
字体: | |


  不知为何,斗大的字不识半箩筐的祖母竟给父亲起了个颇富诗意的乳名——香河。

  于是,父亲十八岁便开始了修河清淤的辛苦劳作,黄河,小清河,徒骇河,马颊河……远者几百里,近者三五里。在手推车吱扭扭的伴奏中,父亲哈腰搭襻,推着沉重的道板儿、麦秸草、被窝卷儿步履艰难地出发。父亲那身如弓、头拱地的拉纤或推车的身影,被大大小小的河道,以及父亲心灵的底片儿,永远地感光、定格在父亲生命之河的神圣的瞬间!

  然而,绕村几近一圈儿的河汊、池塘却早在二十年前便连年干涸得见底。我在本镇中学教书,礼拜天帮着父母干活儿已是家常便饭。记得1998年的盛夏,那年的旱情令村里人始料不及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四川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21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