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河流穿过时光的旷野

出自: 2020年第8期
字体: | |


  河的两岸

  雾气氤氲。黄昏的雾从岸边升起,幽蓝、恍惚、缥缈,仿佛亡魂的气息,很快消失于茫茫荒野。水在悄悄流淌。水流过去,只有岸的影子站立在那里。没有谁知道岸在黄昏或午夜的时光里看到了什么。我也不知道。我只听到了水的低语、隐秘、忧伤、惆怅,宛若流浪诗人面对世界唱响的哀歌。这是祁连雪山下的一条河,时常断流,或者在深秋之时突然消隐,恍若一句地老天荒的诗歌,突然被谁遗弃在苍茫的戈壁荒漠,空留下决绝的意境。我有时候也想,这条宿命般的河流,多么像一把竖琴,被西风流云弹拨着,发出亘古的渺幻的鸣响,而在琴弦上,唯有乌鸦的眼睛,能照亮那旷世的寂寥和苍茫。一条河能够孤独地面对天地山河,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四川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21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