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洁本工厂情史

出自: 2020年第8期
字体: | |


  1

  抢在公交车关门的瞬间跨进车厢,他操着普通话说去北方电机厂。

  车票一角二分,请在红光医院站下车。

  他摘下眼镜重新戴上,眨巴着小眼睛掏钱买票说,我不去红光医院看病,我去北方电机厂报到。

  你看不看病都要在红光医院下车。这时不是客流高峰时段,女售票员打量着这个左肩高右肩低的小伙子,以为他上衣纽扣系错了。

  他把车票粘贴在嘴唇下,伸长脖子望着车窗外夏末季节的田野,想起前几年家乡修建水库放炮炸石,造成轻微脑震荡,庆幸那副眼镜没有摔碎。之后被评为青年标兵推荐到省城上大学,搭上“工农兵学员”末班车,苦读三年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四川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21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