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喜鹊怎么不叫

出自: 2020年第7期
字体: | |


  鸡叫了一声又一声,天还是没有亮起来。那扇遮着一块红布的小窗上,一点白光也漏不进来。老人早就失去睡意,面对眼前的一片黑,上下眼皮吧嗒合到一块儿,弹开;吧嗒合到一块儿,又弹开。

  他们还是没有同意。无论她说多少次,他们就是不同意。那是她亲手养大的儿女,如今他们都大了,成家了,再也不打算听她这个老太太的话。她对他们说,等我去世的那一天,就不要再像你们父亲去世时那样,又是宰牛,又是宰羊,还叫来各路亲朋、亲朋的亲朋、亲朋的亲朋的亲朋……不用这么麻烦了,就让我安安静静地离去吧,一个人也别叫,一只羊也别宰,就像一片枯叶落地,就像一条河流干涸。

  可儿女们都认为,自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四川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21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