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转场

出自: 2020年第7期
字体: | |


  我去北疆最初是拣棉花,拣完不想回家,就去石灰窑上砸石头,砸得昏天黑地不想干了,就去巴扎里站墙捞活做。我想,像我这样精强力壮的“川棒子”,是会有人请的。还记得那天下雪,我披块毡片子站成了个雪人。一个牵马过路的娘们问我:“嘿,想去天山放马吗?”这娘们宽板结实,戴护耳帽,扎皮得勒,有些斜眼看人。我没理她。待过去了,看她那匹骝马真是好马,高大匀称,四肢强健,头颈高昂,凛凛透着悍威。待那骝子低鸣一声,我就跟过去了。因议的工价还行,就跟那个叫珊丹的去了她的冬牧场。

  冬牧场在天山北麓一个背风的谷地,谷地春晚,而暮雪已掩不住草芽。原来珊丹的牧组正准备转场,转春牧场,因而人手正缺得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四川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21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