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出自: 2020年第7期
字体: | |


  关天宇刚睡觉,就被手机吵醒。任丹丹打来的:给我把底楼大门按开,我搞忘了带钥匙。咋个不带嘛,经常这样。你不晓得你老婆记性好忘性大吗?

  数九天,寒气割人比刀子快。关天宇很无奈,起身拉过床头柜上的那一件藏青色额尔多斯羊绒衣搭在肩上,光着两腿去门厅墙上取下门铃电话,按下开门键问:打开没有?回应比荒郊野岭沉寂,线路又出故障了,只有下楼去开。他叭一声扣下电话,回到卧室,穿好羊绒衣和保暖裤,披了羽绒服,正要跨出门,戛然止住步,没有电梯,从顶楼到底楼,一个来回要十几分钟,又冷,躲个懒,把钥匙给她摔下楼算了。返身进卧室从皮带扣上取了钥匙,掂了掂,很轻,摔下去是飘的;目标也小,不好找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四川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21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