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匆匆那年

出自: 2020年第6期
字体: | |


  真正对深圳有一个大概了解得益于八卦东。八卦东把中指放进嘴里,蘸了蘸口水,翻开了那本16开的中国城市地图册,指着大鸡下面的一个小黑点说,这就是深圳。我们听了莫名地亢奋,蠢蠢欲动,手也忍不住搓了搓,虽然发誓了几次,最终我们没有成行。八卦东笑我们是语言的巨人行动的矮子,我们默认了,私下里我们说他又何尝不是。我们喜欢和八卦东在一起,尽管槐树湾村的人说我们是一群不务正业的二流子,可是他们哪里知晓这群二流子也有梦想呢。也许在他们的眼里,我们的梦想只能是一个梦,永远无法实现,可我们不这样认为,我们坚定地认为我们的梦想是那么的实际,就像获取汉江河水一样容易,只需我们往地上插一根竹竿就汲取水来。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四川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21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