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打捞

出自: 2020年第5期
字体: | |


  1

  从城里到农村老家,驾车要三个多小时。听父亲说,这段路程,在过去靠两只脚得走两天。想想两天的跋山涉水,身心俱疲,头撞树的心都有。但父亲那一辈,没听说谁走到半路这样干过,连左缠右绕的疲劳和焦躁都没来得及生长,就被远方的向往给覆盖了,像阳光淹没影子。现在,时间被快速奔驰的车给压缩了。

  天一亮,窄窄的柏油路上车辆多起来,像一条欲望鼓胀、奔忙的河流。风很大,公路边的柳树舞动着长长的枝条,风走后,静若处子,动静交替迅速,看上去有点神经质。昨夜城里也刮了一夜的风,窗框咔嗒咔嗒响,半夜,我被这咔嗒声叫醒了两次。

  早上,我正在漱口,茶几上的手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四川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21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