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羞耻

出自: 2019年第7期
字体: | |


  这是最后一只鸡,昨天没吃完,差不多还剩半锅。锅上腾着热气,香味飘得满屋都是。来宝提议趁早把农药倒进去,但来福不同意,说是怕把味道败掉。他们没用碗,只拿一双筷子,把鸡肉拈出来,然后抓起来就啃。

  桌面沾着葱蒜碎屑,缝隙里还夹着饭粒之类的东西。锅底也黑黑的,糊着一层油渍。几只苍蝇背着翅膀,在桌上爬来爬去。有点奇怪,腊月看不到踪影,现在它们不晓得从什么地方冒出来。

  来福拿着筷子在锅里翻来翻去,突然拈出一根鸡毛。那根鸡毛湿漉漉的,上面还滴着汤汁。来福鼓眼说,你看。来宝扭头看看,说这个不脏。来福递过去说,不脏你把它吃掉。来宝说,嫌脏,你怎么不自己弄?来福说,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四川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20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