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进门

出自: 2019年第6期
字体: | |


  深冬的天,蓝得像我大嫂的那一袭围裙。一年到头,我大嫂顾不上看天的颜色。在她手里死去的羊,比天上的白云还多。她变着花样,收编各色人的肠胃。

  羊肉馆的名字叫箐泽。取自村和乡名字中的一个。西泽乡和铜鼓箐的自然结合,就有了一个脆生生的羊肉酒馆的名字。开张前,她为了打一个好吃的蘸水,仔细研究了小城里所有羊肉馆的蘸水。花椒、辣椒、蒜泥、盐巴、味精等各种佐料的比例,左试右调,精细得像做化学试验。她把我和一些亲戚朋友都当成她的小白鼠,上下求索。还让我大哥找了两个人放羊。一百多只羊每天都赶在铜鼓菁后面的山上,吃花蕊,饮露水,早早晚晚地长膘、发情。

  准备了一年多后,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四川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20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