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周满娘

出自: 2018年第8期
字体: | |


  我一直觉得不亏欠周满娘什么,她把我养大,我将她养老。

  我对她是既恨又怜,巴不得她早点死掉,但又特别害怕她死掉。周满娘本是岳池骑龙周家沟的人,嫁到我们胡家,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。

  我没见过周满娘年轻时的模样,我出生时,她已四十多,人长得清瘦,精神也还好,只是头发有些白了,虽穿着破烂,却给人小巧玲珑的感觉,初遇是绝对的人见人爱型。不然,我那读了高小的父亲怎会轻易娶她进门?那个年代,多半是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,父亲既然上了学,再怎么也算是新青年,哪会轻易从命,于是偷偷去看了几回,终得远远地瞧了一眼,虽没说上半句话,大体还满意,就这样,她进了我们家的门。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四川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