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怀念那头牛

出自: 2018年第7期
字体: | |


  那是一头断了一只角的水牯牛,身躯健壮而庞大,是我们村里数一数二的大牯牛。那时村里土地刚刚联产承包到户,还很贫穷的乡邻是没有能力独自一户拥有一头耕牛的,通常三、五户人家才能拥有一头,而这头断了一只角的独角牛,就归我们几户人家共有,大家轮流着放养,轮流着让它耕地。那时我还是个五、六岁光景的孩童,总是好奇地摸着它那断了半截的巨大牛角,村里那些大一点的孩子便向我讲述它的光荣历史,我才知道我家这只断角牛竟有那么令人赞叹的过去。

  几年前,它可是村里、甚至附近几个村身躯最大、力气也最大,也是每个牛倌都乐于放养的好耕牛。在那个耕牛还很多的年代,牛群之间的争斗不可避免,可它凭借自己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四川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