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娘屋人

出自: 2018年第7期
字体: | |


  秋兰站在杂草丛生的老屋前,披着春阳的青瓦房因多年無人居住,已有多处天窗,墙上漏雨的痕迹似屋子悲情的滴血。秋兰亲手栽种的花草因主人的离去也黯然失色,慵懒而张狂、乱蓬蓬地伸展着枝丫。晒坝边上功劳显赫的水井,压水机已锈迹斑斑,不再光滑,那一块块脱落的锈块就像它曾经的辉煌,兀自离它而去。屋旁干涸的小池塘也干得发白、裂开了嘴。树上的麻雀在叽叽喳喳地议论着这里的过去和现在。

  凝望着这里的一切,物是人非的伤感漫过秋兰的头顶,思绪便若被风吹皱的池水,一波一波荡向远方。想起心疼自己的奶奶,总担心自己会受委屈,晚上都是抱着自己睡觉;少言寡语的妈妈在灯下为全家人纳针做鞋的背影,总会让她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四川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