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阿公

出自: 2018年第7期
字体: | |


  做报纸编辑工作10年,青春最好的年华都付给了文字。终日沉浸在别人的文字和故事里,常常忘记提笔。这不,最近老做梦,梦中全是离世的阿公。所以决定写写他,这个护我童年、伴我青年、记忆我中年的最亲密的人。

  上世纪80年代初,坐标德阳桐花巷,四合院子几家人,胭脂花开得盛。屋前沿坎上,一张小桌两把椅子,一位老人正在自卷叶子烟,旁边爱美的小胖妞摘胭脂花的黑果子取白粉偷偷抹脸,被发现后腼腆憨笑。这是寻常人家的寻常光景。老人是阿公,胖妞是我。

  阿公,是爸爸的爸爸,但是我们不能叫爷爷。小时候,我总爱盘问这个,为什么我就不能叫爷爷呢?爸爸总是说,我们小时候都喊阿公,所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四川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