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嘉绒人的葬礼

出自: 2018年第7期
字体: | |


  为达尔基叔叔送葬那天,是初秋雨后的一个早上。

  送葬队伍出发时,太阳柔亮的光芒刚好撒到村庄的碉房,也照着从村口蜿蜒到山边的那条小路上。队伍静静地爬上山岗,慢慢走过那片只剩油菜杆的大地边。地里的油菜已经全部收割,山边树林刚染上淡淡的秋色,那淡淡的颜色就像村里人心里那丝淡淡的忧伤。

  那地,是达尔基叔叔生前栽种过麦子和油菜的地方,叔叔和老妻带着孙子们,不久前刚收割完那地里的油菜。现在,地里只剩下油菜杆。地边上方是茂密的森林,叔叔的墓地就在油菜地头茂密的森林边。

  老老少少的村人,默默地跟在棺木后面,整个队伍里,没有哭泣的声响,只听见人们的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四川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