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四姑

出自: 2018年第7期
字体: | |


  闻知四姑辞世的不幸消息,我正在西安参加省作协召开的一个会议。远在乡下老家的大哥在电话上对我说:“四姑殁了,是在昨天晚上七点殁的。看你能否回来奔丧?”我说:“知道了”。随即又问了具体殁的过程、后事的处理、以及出殡的时间等,示意根据后边的情况再定。

  挂断电话,我半晌回不过神来。尽管四姑年事已高,壽达八十三岁,已经到了瓜熟蒂落、寿终正寝的时候了,但我还是感到一些意外和突然。因为年初我回家探望四姑时,还见她身体硬朗,头脑清楚,几乎没有什么大病,就想她一定还会多活几年的,心里倒有几分庆幸和安慰。没想到,仅仅还不到一年,她就不辞而别、驾鹤西去了,这不得不使我有些伤感。坊间有言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四川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