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在村庄

出自: 2018年第6期
字体: | |


  村庄里的铁

  铁散落在村庄里。大如洪钟,细如发丝。

  那时候村庄里最大的铁,是灶头那口大锅。不仅可以煮酒,可以储水,逢年过节杀猪烫猪的时候,装下一头肥猪也绰绰有余。最小的铁,是躺在麻篮篼里的缝衣针,小得稍不留意,便钻进篮缝和时间深处,再也找不见了。缝衣针也分大针和小针。在小针面前,大针如柱;在大针面前,小针如杵。大针和小针,深居岁月与房间深处,收藏起锋利和光芒,只有在村庄需要的时候,才出来缝补破烂修复伤口,飞针走线,游刃有余。

  大多数时候,铁呆在墙角屋檐,光泽谦逊如月色。只有村庄进入繁忙季节,铁才在村庄里走动起来。铁的光,顿时驱散了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四川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