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不到笋

出自: 2018年第6期
字体: | |


  1

  “我的名字叫逢巅,巅峰的巅,嘻嘻。”

  多威武的名字啊!他也不爱说别的,估计也不会说别的,只爱和别人说起自己的名字,重重复复。但巷里巷外的人都叫他“疯癫”。他不疯,也不癫,就是傻。巷里人心里清楚,背后无数次叮嘱小孩,“就是傻子一个,打出娘胎就傻,正宗傻,别靠近他。”但当面都不敢说他傻。大家都叫他“阿癫”,他听着还是“阿巅”。除了傻,还恁丑,和灶台一样黑一样粗的脸,额头像是用泥刀刻出的一条条纹路,自小就是黑泥沟,似乎是对平坦人生的不满。招风耳,能听出人话鬼话。

  “傻子,帮我修一下单车。”

  阿巅似乎没听到。
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四川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