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一个和另一个

出自: 2018年第5期
字体: | |


  她的头发晃得我六神无主。我喜欢她的头发,有槐花一样的甜香,松软得像棉花糖。幼儿园第一天放学,我就拉着她的手走出校门,在艺人的挑子前,给她买了棉花糖。她接过,笑得没遮没拦的样子,牙齿比棉花还白,嘴唇比樱桃还红。我拉着她的手走回家,我们双双出现在打开的防盗门前,妈妈惊呆了,妈妈又笑了,这是谁呀?王雅晴!我才知道,她叫王雅晴。

  可是现在她不想吃棉花糖了,她说吃棉花糖显得很土,她喊:老土!我答应,哎!她就叫我老土。我叫她雅雅,她说,別这么叫我,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。我想说,你真的是我心中的雅雅,像王雅芝。但我没说出口,我怕她浑身起鸡皮疙瘩。

  她已经二十二天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四川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