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黑夜,我抓住了那束生命之光

出自: 2018年第4期
字体: | |


  腊月十八的清晨,一场大雪飘飘而来。我正在家里吃饭,突然哥哥来电话说母亲病了,已经拉到矿务局医院来了。我听后感到震惊和纳闷,立刻丢下饭碗向局医院跑去。

  一辆农用的三轮汽车正停在医院急诊室的门口,哥哥穿着件黄大衣在车旁低头来回踱着步。车厢里母亲的身上盖着一件落满了雪花的棉被和一件旧皮袄。我忙掀开被子的一角,只见母亲头上戴着一个棉帽子,身子蜷曲地侧躺着,两眼泪淅淅地呻吟着。

  哥哥说母亲就是肚子疼,已经两天多了。

  挂号,排片,b超,心电图。我疯了一般楼上楼下跑着办理各种手续。十分钟不到,母亲便住进了内一科的抢救室。

  内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四川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