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父亲的城市

出自: 2018年第4期
字体: | |


  父亲是乡下人,一辈子没做过饭。

  每天从山里劳动回来,父亲往炕头一坐,开始抽他的老旱烟。母亲把饭做好端在炕上后,他才将烟锅放下。

  有时母亲偶尔出门,总要事先多蒸一些窝窝头,放在凉爽的仓窑里。父亲收工回来,便在锅里撂一把小米,上面搭上箅子,热上窝窝头,然后在缸里捞一碟咸菜,米湯、窝窝、小菜,三顿饭就这样将就了。

  2003年,母亲这次出门则去了天堂,这一走再没回来,家中没人做饭了,我硬把父亲接到了城里。

  以前父亲来城里,常常住上一两天,不是说家里忙,地还没锄完,就是说城里人多太嘈杂,出去走两步也不利索,总要找一些借口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四川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