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酸辣经

出自: 2017年第12期
字体: | |


  酸妹子找到酸大姐,见面就是一阵呕啊呕啊的狂呕,她呕啊了好一阵子,却什么都没呕啊出来,就给酸大姐说了。

  酸妹子说:大姐你不知道,我不知咋咧?近来肚子里老泛酸。

  酸大姐当时搭着梯子,左手挽着一个绊笼,绊笼里装满了脱去外皮而留下少许内皮的玉米棒子,她右手灵巧地捉住这些留着内皮的玉米棒子,娴熟地往玉米架的铁丝上缠,玉米棒子一层层缠着往高处走,都快高到架顶上了……酸大姐看到酸妹子给她呕啊呕啊地说话,她听了并没当回事。女人家,谁没有呕啊呕啊肚子泛酸的时候,她自己早就泛酸过了。她泛酸生下了儿子来喜,聪聪明明的儿子来喜,现在从凤栖镇小学毕业,都到扶风县城读中学去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四川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