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父亲打了我两梿枷

出自: 2017年第10期
字体: | |


  我小的时候大人很少打骂,可没想到长大后竟然被我那外柔内刚、一辈子与人为善的父亲打了两梿枷。那两梿枷打得很狠很重,至今都记忆犹新,刻骨难忘。那年我17岁,正在读高中。

  父亲为什么要打我呢?而且“下手”为何那般狠、那般重?这还得从我父亲的经历和性格说起。

  父亲出生在陕北怀远(横山)县一个穷苦的农民家庭里,自幼未踏进过学校的门,甚至连私塾都没上过。从十一二岁开始便揽了长工,寄人篱下,给有钱人家砍柴、放羊、种地、驮水……饱尝人间疾苦,历经了酸甜苦辣。在我小的时候,父亲时不时地给我讲起那些他亲身经历的往事。他说,每天鸡一叫,掌柜就要叫他起床、喂牲口、扫院、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四川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