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抬生棺

出自: 2017年第10期
字体: | |


  上山前,端午又悄悄溜进了堆杂物的小房间,他想和凤来说两句话,但他看到凤来熟睡的样子,忽然又不忍心吵醒她,于是小心翼翼脱了鞋和外套,没有拉凤来的被子,端午只是压着被角,头挨着凤来枕头睡下来。

  端午没有睡进自己的被窝,凤来有点小小的不悦,男人并不知道,她其实一直都是在装睡,如果开了灯,能看到凤来长长的睫毛在眼皮下面忽闪忽闪,矛盾地纠结着:要不要睁开?最终只打开了一条小小的缝。贴窗棂的报纸旧得发黄,凤来看到端午做贼般静悄悄地躺下,热腾腾的脑袋就在旁边,她身子里有股热热的冲动,想要抱住端午,像从前很多次那样,将男人硕大的脑袋抱到自己怀中。端午亦是格外享受这样的时刻,短头发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四川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