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野墨集

出自: 2017年第7期
字体: | |


  关于贵族的话题

  某日,一个自称与我同姓的陌生人打来电话,邀请我出面牵头重修族谱。我如实告诉他我是外地人,且何并不是我的本性,咱们肯定不是一个家族。由此我才发现,建祠堂、寻宗亲、修族谱早已蔚然成风了。

  当然,人们追根寻源,不做数典忘祖之辈的作法无可非议,但也不排除有人另有心思:或许就排查出自己是某某达官显贵的好多好多代玄孙,便可以依附一下或被荫蔽一下。荣耀祖宗的同时,自我身价也就提升了,不免会双手抱拳举向上天:“当初祖上在京城时……”世相就是如此,不论做什么,似乎都由血统作主或血统作祟。难怪有平民子弟会感叹:无源之水,能流多远;无本之木,能长多高?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四川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7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