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亲兄弟 父子兵

出自: 2017年第6期
字体: | |


  一、兄弟

  文武哪里知道呢,蹲在号子里的斌,想起了住在疯人病院里的文武。

  斌想到的当然不仅仅是文武十三岁上的事儿,他事无巨细见缝就钻破罐子破摔,连他怎么同芹熬更守夜大战三百六十回合,又怎么让芹吃了一肚子又一肚子猪睾睾牛睾睾的事儿都想到了。怎么能想不到呢,所有的好事祸事光鲜事难堪得羞死人气死人的事,不都是它们引发的吗?想到这些,他幽幽地笑了,嘤嘤地哭了。

  芹当了十个月的怀儿婆后,就房塌屋倒地阵出一血团,又阵出一血团。面对突如其来的局面无以复加的现状,斌一下失了方寸,乱了阵脚。斌倒是测算了预案了敲定了俩名儿的,下男叫啥,出女叫啥,可这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四川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7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