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当代汉语书写:在克隆外,在0与1的编码外

出自: 2017年第3期
字体: | |


  1988年,任洪渊先生的《找回女娲的语言/一个诗人的哲学导言》复印稿在同学间传读。那一天,我坐地铁沉浸在文本中忘记了下车。我摘录了几个名段作为一次作文大赛优秀文选的导论,出了一期我主编的《中学生》专号(1990年,他的《导言》在台湾大学《中外文学》刊出)。

  洪子诚先生90年代版北京大学《中国当代文学史》,寥寥数行,叹息一样提到这位“迟到的诗人”。他错过了年代也错过了年龄。1979年,他的名字才挤在几个朦胧诗人不朦胧的名字间,出现在《诗刊》上。也许从公开发表的诗龄上,他与他们同代,甚至同龄。他也曾有过不被遮蔽的出场:79年早春,在《诗刊》虎坊桥编辑部门口,展示着两幅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四川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7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