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幺公教我认字

出自: 2017年第3期
字体: | |


  太阳天,幺公就会驼着背、缓慢地走出晦暗不明的小屋,坐在院坝头晒太阳。

  清明节后,天一日日暖起来。桃花落尽,梨树花开,一树的白,风一吹,霜染一地。夜里,蛙鸣鼓噪,声声入耳,田边、沟渠便留下它们黑密的孩子,逗号一般摇着小尾巴忽聚忽散。秧田里一畦畦刚撤去薄膜的秧苗鲜绿欲滴,沟渠之间漂着星星点点红色、绿色的浮萍,偶有小鱼儿在下面一闪便不见了。

  大人剥去我们厚厚的冬衣,拿到堰塘边条石上捶洗,哔哔啪啪,堰塘边响起此起彼伏的捣衣声。衣服洗好,就势挂在房前屋后的桃树、梨树丫杈上曝晒。失去冬衣枷锁,我们身体轻巧,行动敏捷。

  幺公仍旧穿着厚厚的棉长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四川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7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