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鸡足山记

出自: 2017年第1期
字体: | |


  寺前村里,有个叫“灵山一家”的饭店。“灵山”二字用得妙,犹见释祖拈花时的微笑。院子里,长着几棵板栗树,树身弯而多皱,少说也有三百年了。冬日枝枯,只见其树,未见其叶,仿佛满披皲皱的老者无声地站在那里,却不曾受着冷落。年月虽久心情在,僧人摘得板栗招待徐霞客的旧事,村上老少还能款款谈起。

  这里借着邻舍的一点势。那个院子,白墙黑瓦水墨画,白族民居的样式,一望而知。几簇三角梅探出墙檐,垂下一片艳红,宛然诗中之画。这户人家心头的那份情,热如一团火,观者的眸子,因之明媚。

  村口桥上,坐着几位头缠布帕的妇女,嘴角浮笑,陷在皱纹里的眼睛,泛出平静的光。有个汉子扯开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四川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7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