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回煞

出自: 2016年第12期
字体: | |


  天刚黑,田嫂给牛甩了一抱干稻草,然后在卧室门外的地面撒了一层细细的草木灰,哐啷一声把门闩上,搂着八岁的儿了虎子卷进了被窝里。

  数九天的夜,万籁俱寂,只有牛吃稻草的声音,田嫂心里害怕,听人讲,人安葬后三天内要回煞的,在门上撒上草木灰,还可以看得到脚印,知道死去的人下辈子变成了啥。这已是三毛子葬了的第三个晚上,前晚和昨晚没回来,门上的草木灰啥痕迹也没有。但田嫂仍旧准备了刀头、白酒、火纸,放在卧室的木柜子上。她听老人讲,三十几岁的人煞气重,回煞凶,到时真回来,要多烧些纸钱多说好话打发亡魂。

  三个时辰过去了,仍没有动静,只偶尔传来屋后牛角打牛闩桄的声音。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四川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7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