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蝴蝶飞

出自: 2013年第4期
字体: | |


  1

  田富贵把手机放到耳边上。儿子的话还没说完,他的脸“唰”地白了,一股冷汗像黄狗飙尿似地从额头上滋出来。他跳起身,对手机里哭稀烂流的儿子骂道:“你背时,活该!老子早就给你说过,你杂种硬是不听!”然后就掐断电话,在屋里被狗咬一样团团乱转,嘴里还不停地骂着儿子。骂了一通后,田富贵嘴上解气了,可心里却堵得慌:儿子的事,他就这样甩手不管了?可……可他能不管吗?!于是又猛一跺脚,抓起一件衣服,急火火地往楼下跑。刚跑到楼梯口,手机又响起来,他禁不住火冒三丈,对着手机吼道:“日你妈!你催催催,催命嗦!”电话里没有响动。半晌,才听见一个声音咳嗽了一下,冷冷地说:“老田,你日哪个的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四川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