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一生涕泪

出自: 2013年第3期
字体: | |


  读过很多书之后,我才知道我祖父被处以死刑的年代原来已经废除了砍头这种刑罚。而之前的若干年中间,由于直接感受着周围人群对我祖父形象的评价,加上“挨刀砍的”又是我最早接受的一个似乎最痛快最解恨的骂人词汇,因此,我就一直以为我祖父一定是被砍头的——幸好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剥皮、腰斩、车裂、凌迟、缢首、烹煮等等这些我们祖先发明的更痛快更解恨的刑罚。许多年以来,我祖父就在我的想像中一次又一次以至无数次地被砍掉脑袋,鲜血飞洒如霓虹叠架。

  这种想像常常让我感到畅快淋漓,无比刺激。

  后来,我亲眼目睹了我父亲和大哥实际参与的两场死亡游戏,再加上从书本上获得的知识,它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四川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7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